成功案例  Case

漫修經緯   Longitude

知識產權業務部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知識產權業務部

知識產權業務部
“愛溫士”訴“愛溫寶、加溫仕” 商標案

瀏覽次數:

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  張蕾

【案情簡介】

原告江蘇愛溫士電熱科技有限公司擁有第7992945號商標“愛溫士”為文字商標,核定使用在第11類“電加熱、電加熱裝置、 電爐、 電暖器、電熱毯、 加熱元件、 空氣調節設備、空氣加熱器、爐子(取暖器具)、暖足器(電或非電的) ”的商品上,注冊公告日為2011年04月07日。

2017年起,原告發現被告常州佰瑞特家電有限公司生產銷售的產品外形、裝潢裝飾與原告產品高度相似,并申請有“愛溫寶”、“加溫仕”、“暖溫寶”等高度相似的商標,而且商標尚未授權時就已經打上了®標進行產品的宣傳與銷售。被告的侵權行為造成了消費者的嚴重混淆與誤認,侵占了原告大量的客戶資源與市場份額。

接受原告委托后,律師進行了深入的案情分析,一方面對原告的知識產權權利基礎進行充分摸底,同時固定了被告從多個侵權行為的證據,利用取暖器產品的冬季銷售旺季,快速啟動了系列維權行動,對侵權人申請注冊的“愛溫寶”、“加溫仕”、“暖溫寶”等與涉案商標高度相似的商標,我方一方面向商標局提出了注冊公告階段的商標異議程序,另一方面也向江陰法院提起本案的商標侵權之訴。

    【代理意見】

原告認為依據《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款,被告的行為屬于“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和第十條的規定,被告使用的“愛溫寶”、“加溫仕”商標,與原告的“愛溫士”商標構成近似商標。

(一)商標近似的判定標準為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本案的相關公眾為普通消費者,在辨識時僅僅是施以一般的注意力。這表現在:進行識別之前他們沒有刻意地進行準備,識別之時也沒有刻意地給予關注,而只是在日常的消費活動或者經營活動中,按照常規的方式,施以一般的注意力作出一般性判斷,進而決定對于近似商標下的相同商品是否進行購買。本案中,消費者在沒有刻意思想準備下接觸到“愛溫寶、加溫仕”商標,極易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認為其與原告愛溫士公司存在特定的聯系,或者認為其系涉案商標“愛溫士”的系列關聯產品,而這對于故意侵權的被告來說這正是其所要達到的目的。

(二)商標近似的判定方法應以整體比對為主,主要部分比對為輔,并在隔離狀態下分別進行。

(1)從整體上來看:原告與被告的商標含義高度近似,均可以理解為“熱愛溫度的人士”,與取暖器產品對消費者的內涵感受高度契合;商標主體均為橫向等高、間距緊湊的三個漢字,字體均為等粗且具有圓角與曲線的較為柔和的線條以貼近家用消費者,顏色均為橙紅色的暖色系,故在整體上兩組商標給相關公眾的邏輯理解、視覺效果、內心感受高度接近。

(2)從主要部分比對來看:漢字“愛溫士”與漢字“愛溫寶”僅有一字之差,且這個有區別的字位于商標最后一個字的位置,區別性大大降低;漢字“愛溫士”與漢字“加溫仕”雖然有兩個字存在區別,但是“士”與“仕”本身是通假字,在象棋上直接都是同一含義,區別極為細微。從讀音上,“愛溫士”讀音為“ai wen shi”, “愛溫寶”讀音為“ai wen bao”,“加溫仕”的讀音為“jia wen shi”,為連續前兩個字和連續后兩個字相同,讀音很接近?;诖?,可以認定兩組商標的主要部分相近似。

(3)以上比對應在隔離狀態下進行比對:雖然被告商標與原告注冊商標存在一定差別,但是一般情況下,消費者購買商品或選擇服務時大多憑借對權利人商標的整體印象去選購,而不會拿著權利人商標和市場上同類商品或服務的商標一一比對。因此將兩個商標進行隔離觀察,觀察者就會因為記憶力的局限,忽略商標中的非顯著和次要的部分,只把握商標的要部內容(2/3的相同漢字與讀音)和整體影響(邏輯內容、外觀效果、內心感受),從而發生混淆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大。

(三)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的考量。

(1)原告的“愛溫士”商標使用在取暖器產品上,具有較好的設計含義,創意獨特、設計匠心、印制精美、標注醒目、親和力強,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較強,可以顯著地將原告產品與市場同類產品相區分,商標的顯著性較強。但被告的“愛溫寶”、“加溫仕”商標意圖攀附“愛溫士”商標,其顯著性非常差,無法有效地與原告產品相區分而刻意造成消費者的混淆,而且也進一步淡化了原告商標的顯著性。

(2)原告提交證據證明原告自2011年就開始注冊商標,并持續打造此商標,此商標(品牌)也獲得了客戶的廣泛認可與好評,有非常好的口碑。原告的產品銷量較大,在蘇南地區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被告地址與原告地址相差只有29km,被告在高度重疊的地理區域內銷售;被告部分投資人系從原告產品代理體系中分裂出來,對原告的注冊商標充分知曉,卻依然在明知的情況下故意注冊、使用近似商標“愛溫寶、加溫仕”,被告具有較大的主觀惡意進行商標的攀附,也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了原告商標具有一定影響力。

(3)需要強調的是,知名度僅僅是商標近似的考慮因素之一,而不是關鍵的、唯一的或決定性的因素。知名度高當然應該受到更大的保護,但是知名度不高時并不意味著不需要保護,而且此時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更低,例如“華為”知名度很高,此時消費者很容易識別出“華力”是不同的品牌。但是本案中“愛溫士”知名度相對較低,相關公眾較不容易識別出“愛溫寶、加溫仕”的差別,這也是被告刻意希望造成的混淆后果。

綜上,被告使用商標與原告注冊商標足以引起消費者的誤認與混淆,構成近似,被告構成商標侵權。                                                                                            

【判決結果】

被告立即停止侵犯“愛溫士”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和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50000元;

【裁判文書】

江蘇省江陰市人民法院(2018)蘇0281民初18557號民事判決書

 

【案例評析】

本案是商標侵權的典型案件,侵權人將權利人商標稍加改動,采用“搭便車”“打擦邊球”的方式注冊近似商標,并在相同市場上進行混淆與誤導,籍此蠶食侵占權利人的市場份額。本案審理過程中對于商標近似的判斷是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一,原告律師按照三個方面的原則進行判斷:(一)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二)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三)判斷商標是否近似,應當考慮請求保護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這種判斷方法與結論得到法官的認可,最終判定“愛溫寶、加溫仕”是“愛溫寶”的近似商標并發布了立即停止侵權的禁令。

【結語和建議】

原告方在短期內集中發起的多起行政處理與民事案件,有效打擊了侵權人多維度綜合侵權的囂張氣焰,迫使其對侵權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也為原告奪回了一定的市場份額。

 

原告長期積累下來的商標、專利等知識產權財富,也為維權提供了“核武器”。每一個有自己拳頭產品、核心技術的企業,都應該及早布局,建立自身的核心知識產權屏障,以在現代商戰中占據不敗之地。

Copyright? 2017 manxiu-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企業郵箱登陸口     蘇ICP備17054207號技術支持:定承網絡
Links:服裝壓花機多少錢一臺 下载同城麻将 mg登录平台 河内五分彩网络彩票平台 极速飞艇是官网的吗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pp电子娱乐平台—点击进入 大赢家幸运赛车直播 福彩3d跨度走势图 亿客隆彩票首页 浙江体彩6+1预测 绝地求生亚服怎么更新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购买 买快乐十分彩票的网站 华东15选5杀号定胆 四川金7乐奖金制度 贵州快3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稳定的安全的极速赛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