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Case

漫修經緯   Longitude

知識產權業務部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知識產權業務部

知識產權業務部
業務員“飛單”是否侵犯公司商業秘密? ---無錫萬斯集團有限公司與陳某、張某競業限制糾紛

瀏覽次數:

 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  趙臻淞

【案情簡介】

    “飛單”就是公司業務員拿到訂單后,未將訂單交由所屬公司做,卻私下將其轉移到其他公司履行,原屬于公司的利潤會成為外貿員的收益,從而發生中飽私囊或者利益輸送的現象。原告A公司是專業從事紡織品生產與貿易的跨國集團公司,是無錫市惠山區重要的標桿企業,連續五年位列區進出口企業排名前列。被告陳某為原告A公司的業務經理,被告張某為外貿員,兩被告與A公司簽訂有《勞動合同》、《員工保密協議》,并簽收《員工手冊》。2016年兩被告相繼離職,后一供應商C至A公司要求付款,公司發現并非A公司系統內訂單,經調查后發現兩被告的“飛單”行為:兩被告將A公司的客戶B提供的訂單,私自發送至A公司的供應商C進行加工并進行出口,并且告知客戶B向第三方賬戶支付貨款。                                                  

     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擔任A公司的常年法律顧問,A公司調查發現“飛單”情況之后,委托漫修律所專業知識產權律師進行本案的辦理與維權。律師經過調查發現,兩員工在職期間的往來郵件中編號為100922與100962的兩筆訂單存在“飛單”嫌疑,可以推斷出業務經理陳某指使業務員張某進行報價、接單、外發生產、寄送樣品、組織發貨、收款等動作,截留A公司的老客戶B,將其訂單轉給A公司的供應商C進行加工制造,并通過第三方出口并收款。但是僅僅能找到郵件證據,沒有蓋章訂單、加工合同或出口單據等書面證據,也無法看出加工數量或訂單金額。本案中,公司與勞動者簽訂的《員工保密協議》中約定了如違反保密條款需要承擔離職前12個月工資的違約金。因而,本案為侵權與違約的競合,需要選擇其一進行維權。

鑒于本案中勞動者與公司存在著勞動關系,且侵權損失難以舉證,故以勞動糾紛之由提起違約之訴,追究勞動者的違反競業限制責任。起訴之前,A公司至公證處對網絡郵件服務器上的郵件進行了公證。2016年6月,A公司以陳某、張某在職期間存在違反保密協議和公司規章制度、損害公司利益的行為為由,向無錫市惠山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其支付違約金并繼續履行保密協議。因案情復雜,2016年7月,勞動仲裁委決定終結仲裁活動。A公司遂訴至無錫市惠山區法院。2016年12月,惠山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陳某、張某不服,提起上訴。2017年4月,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隨后陳某、張某對判決所涉的違約金部分自覺進行履行。                                                

    【代理意見】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

    1、外貿員的“飛單”行為是否侵犯公司的商業秘密?

    2、“飛單”行為是否構成違反在職期間的競業限制義務?是否需要承擔違約金?

針對爭議焦點1:外貿員的“飛單”行為是否侵犯公司的商業秘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規定:“本法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簡言之,構成商業秘密,必須滿足三性:不公開性、實用性、保密性。所謂不公開性,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曉,不能直接從公開渠道所獲得的?!蹲罡咴宏P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一般是指客戶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以及交易的習慣、意向、內容等構成的區別于相關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包括匯集眾多客戶的客戶名冊,以及保持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特定客戶。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制定的《關于禁止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本規定所稱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包括設計、程序、產品配方、制作工藝、制作方法、管理訣竅、客戶名單、貨源情報、產銷策略、招投標中的標底及標書內容等信息。實用性,即是指以上這些不公開的信息能夠帶給權利人現實、或者潛在的經濟利益。保密性,權利人對該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依據《最高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關于“如何認定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規定,常見的保密措施有:劃定保密區域、明確各類信息的密級、保密期、借閱手續、專人管理手段、嚴格計算機管理使用規范等等。

本案中原告A公司建立了完善的企業內部保密制度,包括設立嚴格的計算機使用管控制度、執行EPR系統來規范并管理重要的客戶信息、業務訂單交易等等重要經濟價值的信息,并將其寫入了員工手冊。員工在進入公司時,公司就幫助勞動者樹立保密意識,學習了解公司保密職責,以及各類信息資料的保密等級。本案中飛單與泄密的對象與客體包括原告A公司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特定客戶B與成熟供應商C,以及原告大量的合同表格、制作工藝、制作方法、管理訣竅、客戶名單、貨源情報、產銷策略等具有極高經濟價值的信息與對象。上述客體滿足商業秘密的法定要件,完全屬于原告公司的商業秘密,而被告的飛單行為已經侵害了原告的商業秘密。

針對爭議焦點2:“飛單”行為是否構成違反在職期間的競業限制義務?《勞動合同法》第23條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可以在勞動合同中約定保守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和與知識產權相關的保密事項。對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用人單位可以在勞動合同或者保密協議中與勞動者約定競業限制條款,并約定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后,在競業限制期限內按月給予勞動者經濟補償。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但是該法條字面上并未明確規定在就職期間勞動者是否需要履行競業限制義務或支付違約金。

競業限制,是指負有特定義務的員工在就職期間或者離開崗位后一定期間內不得自營或為他人經營與其所就職的企業同類的經營。本案中,陳某作為A公司的業務經理,張某作為外貿業務員,與A公司簽訂的《員工保密協議》第四條:“乙方對在甲方就職期間知悉的甲方商業秘密,應履行以下義務:(2)不到與甲方生產同類產品、經營同類業務、或與甲方有競爭關系的其他用人單位兼職。”因而,法院認為,法條中的保密協議或者競業限制條款并未僅僅限于勞動關系結束后即勞動者離職之后,因此保密協議或競業限制條款所約定的期限當然可以包括在職期間。只要當事人在勞動合同中未明確排除,該義務即附著于勞動合同而自始存在。本案兩被告在職期間為他人經營與所就職公司同類的業務,有可能使其掌握的A公司的經營信息在業務交易中有用武之地,從而侵害A公司利益,其行為違反了雙方約定的競業限制約定,應根據《勞動合同法》第23條第二款規定承擔違約責任。                                                 

【判決結果】

    一審法院判令被告陳某向原告A公司支付違約金9.8萬元,被告張某支付違約金5.9萬元,且兩被告在保密期內向原告A公司繼續履行保密義務。二審法院僅將違約金金額調整為3萬元與2萬元。                                              

【裁判文書】

  (一審)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2016)蘇0206民初4431、4435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2民終760、761號民事判決書                                                  

【案例評析】

1、 因為“飛單”行為通常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公司方舉證相對困難。本案中,公司方不僅對網絡服務器上的兩被告的歸檔郵件進行了公證保全,而且提供了樣品快遞單、第三方公司信息等間接證據,以及客戶B、供應商C的長期合作證據,以構成較為完整且能相互印證的證據鏈,一審法院也對外貿基本流程制作了調查筆錄,二審法院在庭審中對被告進行詳細詢問,基本上還原了外貿業務員“飛單”的過程。本案在證據相對薄弱的情況下,獲得了理想的判決結果,也提醒企業應當注重平時各項工作記錄、往來郵件、合同協議的歸檔與整理。

2、 “飛單”行為構成侵犯公司的商業秘密,也違反了勞動合同中的競業限制條款,屬于侵權與違約的競合,可以擇其一進行維權,通常采用侵權之訴較為常見。本案選擇進行違約之訴,雖然歷經勞動仲裁、一審、二審多個程序,但最終法院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判定兩被告的“飛單”行為構成了侵犯A公司商業秘密,需要承擔《員工保密協議》中所約定的違約金,對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進行了定性與懲罰,體現了法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                                                                                                                                                       

【結語和建議】

    1、多數企業對商業秘密的法律定義并不清楚,片面地以為只有工藝參數、技術圖紙等才屬于商業秘密,殊不知客戶信息、交易策略等也屬于商業秘密的范疇,可以被法律所保護。 因而,企業應當注重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在規章制度、勞動合同、保密協議中進行規范與約定,確保了重要崗位的保密工作,在發生問題后能及時有效地維權。同時,企業也應當注重平時各項工作記錄、往來郵件、合同協議的歸檔與整理,糾紛發生后可以作為證據使用。                                                  

 

    2、雖然《勞動合同法》字面上沒有未明確規定在就職期間勞動者是否需要履行競業限制義務或支付違約金,但是“舉重以明輕”,既然在離職后需要履行競業限制義務,在就職期間如果違反當然也會對公司造成損害,且更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故勞動者在就職期間理應遵守競業限制條款約定。

Copyright? 2017 manxiu-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企業郵箱登陸口     蘇ICP備17054207號技術支持:定承網絡
Links:服裝壓花機多少錢一臺 下载同城麻将 多乐彩购彩网 快乐10分选号技巧 河北快三开奖爱彩乐推荐 MG水果大战援彩金 网上快乐赛车网站靠谱吗 二分彩每期开奖号全国统一样吗 甘肃快3走势图彩经网 华东15选5彩乐乐预测 vr赛车 香港码报管家婆彩图 比博娱乐官方网站-Welcome 彩运来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澳洲幸运5技巧 水果老虎机内购破解下载 1998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广西快3三同号计划表